Browsing archived posts:
On the Extreme Margins of the Centennial of the October Revolution

On the Extreme Margins of the Centennial of the October Revolution: The Legacy of 1917 We Can Affirm Loren Goldner The year 1917 is most closely associated with the Russian Revolution, but it is more important to locate  that revolution in the global tidal wave of  working-class struggle  from 1917 to 1921 (continued up to […]

 
Dans les marges extrêmes du centenaire de la révolution d’Octobre

Dans les marges extrêmes du centenaire de la révolution d’Octobre: l’héritage de 1917 que nous pouvons revendiquer L’année 1917 est généralement associée étroitement à la Révolution russe, mais il me semble plus juste de la situer dans le raz-de-marée mondial des luttes de la classe ouvrière entre 1917 et 1921 (et jusqu’en 1927 en Chine), […]

 
AI MARGINE DI UN CENTENARIO: CHE COSA CI LASCIA LA RIVOLUZIONE D’OTTOBRE

AI MARGINE DI UN CENTENARIO CHE COSA CI LASCIA LA RIVOLUZIONE D’OTTOBRE LOREN GOLDNER Il 1917 viene quasi sempre associato alla Rivoluzione Russa, ma sarebbe meglio collocare quella rivoluzione all’interno di un’ondata complessiva della lotta della classe operaia che, dal 1917 al 1921 (continuata fino al 1927 in Cina, ha contribuito a por fine alla […]

 
An den außersten Rändern des Jubiläums der Oktoberrevolution

An den äußersten Rändern des Jubiläums der Oktoberrevolution: Was bleibt für uns von 1917? Loren Goldner Bei 1917 denkt man vor allem an die Russische Revolution, aber diese fandf statt im Rahmen einer globalen Welle von Kämpfen der Arbeiterklasse von 1917 bis 1921 (in China bis 1927), die das Ende des ersten inter-imperialistischen Weltkriegs (1914-1918) […]

 
处于十月革命百年的最边缘: 我们所能断言的1917年历史遗产

处于十月革命百年的最边缘 处于十月革命百年的最边缘:我们所能断言的1917年历史遗产 Loren Goldner 1917那年常让人联想到俄国革命,但更为重要的是将此一革命置于自1917年至1921年工人阶级的全球斗争浪潮(在中国则持续至1927年),该浪潮迫使自1914年至1918年的第一个帝国主义国家间的世界大战为之终止。 这波浪潮包括自1918年至1921年德国革命、自1919年至1920年意大利北部的工厂占领、于1919年在英国出现的全国罢工潮、1919年在匈牙利的革命,和自1919年至1920年在法国的罢工、和自1919年至1923年在西班牙的罢工,乃至于1919年在美国的罢工。 此类斗争延续并扩大战前美国的世界产业工人(IWW)所发动之风潮、及英格兰、爱尔兰、苏格兰自1908年至1914年的工联主义罢工潮,1914年在意大利的「红色周」,尤其是1905年至1907的俄国革命,在斗争中实际找出工人阶级,从而将工人委员会和最重要的苏维埃转化成历史议程,而凡此种种皆非理论家的产物。 以上所述仅只是欧洲和美国的浪潮。我们常忘了在1905年至1914年当时如同加剧革命的年代,这包括1906年的伊朗、自1910年至1920年的墨西哥、和1911年的中国,乃至于1909年在印度的一次起义。 该等在半殖民地与殖民地世界的斗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仍持续,例如在1918年时爆发的日本米騒动,在中国骚动则长期持续,并于1925年至1927年达到高点,以及南非在1922年的(大有问题的)大罢工[1],1922年时,一群左翼军官在巴西发动政变,斗争浪潮在土耳其则持续至1925年,[2]在伊朗建立的吉兰苏维埃(the Gilan soviet)共和国,乃至在阿富汗的左翼亲苏维埃政变。 我认为与Herman Gorter、Anton Pannekoek 和 Amadeo Bordiga等人物有关的左派共产主义者之德意志-荷兰变形和意大利变形,是诸多反抗和革命中最重要的历史遗产 前述二者变形的共同点是他们皆主张工人阶级在西方独立运作,并且不与拥有土地的农民结盟,此与在俄国造就双元革命(dual revolution)的工人农民联盟有别。俄国也有同意此一西方思潮者,例如以Gavril Myasnikov为首的工人团体。 (列宁(Vladimir Lenin)和托洛斯基(Leon Trotsky)两人虽是伟大的战略家,但他们的理论和惯常做法使得反革命有了起点,在此处评估列宁和托洛斯基的模糊角色只会不适切地使本篇短文长度加倍。) 在世界革命衰退时,左派共产主义思潮遭到俄国本位的第三国际长达数十年的霸权以及斯大林主义扩及世界的反革命所埋葬,其中最具象征者是1921年时克隆斯塔苏维埃(the Kronstadt soviet)遭到镇压。工人阶级至多只构成10%的俄国人口,而十月革命原非主戏,却于新纪元中成了独挑大梁的重头戏。 在众多思潮中,我必须加上罗莎.卢森堡(Rosa Luxemburg)的名字。 1919年1月Luxemburg遭杀害时还来不及定义 后1918年时与社会民主完全分道扬镳的观点。但她在1905年后就大规模罢工的书写,和她弃绝国族主义,乃至于她批判政治经济的二部著作,这些书写在今日仍与当年一般切中时弊。更遑论世界大战期间,她狱中书信所展现的卓越人道立场。 我难以苟同左派共产党(如Otto Rühle)宣称或其后宣称布尔什维克革命自第一天起就是个资产阶级革命。此一描述在1920年初期时逐步形成,1918年至1921年的俄国内战时,西方左派共产党炸毁替俄罗斯白军运送武器与弹药的火车。除了苏维埃短暂的掌权,1917该年代表了俄国农民公社大量扩张,直至1930年斯大林(Joseph Stalin)的集体化,该等公社掌控了俄国98%的领土。[3] 现在看来,前述这些名字和思潮至多如同存于琥珀的化石,他们犹如路标,在今日显示最好的德意志-荷兰左派和意大利共产党左派(Bordiga追隋者)二者间可能的合题(synthesis)。(这涉及了完全认知两个思潮的分歧。)这些元素中包括了苏维埃,如地区组织中的工人、失业和退休工人超越个别工作场域中存在的分工,(Bordiga对葛兰西 (Antonio Gramsci) 过于吹嘘的工厂委员会的批判);工人委员会不过是苏维埃的附属物;描述1917年俄国「双元革命」的理论,和坚持工人阶级在政治上独立于任何的「跨阶级」联盟。 我也较为倾向Bordiga对苏联「过渡至资本主义」(及其衍生物,如现今中国和越南)的描述。 这避免了不容置辩和就我看来较轻率的「国家资本主义」的名称,同时也去除了托洛斯基者所称的「工人国家」概念 就以上所述,我们并无一条延续正统的连贯主线以供现今参照,我们有的仅是大纲。新的国际合题仍在进行,这也是其中贡献。 1917年巨变后的百年 2017年时,从特朗普(Donald Trump)、普京(Vladimir Putin) 、习近平、杜特蒂(Rodrigo Duterte)、莫迪(Narendra Modi) 、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阿萨德(Bashar al-Assad)、纳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之流的世界,谈论紧接在后工人阶级兴起的世界,或许看似很「不当代」。 然而,要改变如此的沉默,我们只须审视亚洲每年急剧增加的「事件」(如「抗争」),(在2016年时达到15万件)其中包括数以千计的罢工,中国尤为如此,越南在过去10年曾发生3至4次的大罢工,在柬埔寨,罢工接踵而来[4];在孟加拉国,女姓占绝大多数的纺织厂和制衣出口部门中,罢工和骚乱层出不穷,印度则有发生于马鲁蒂铃木公司(Maruti Suzuki)的罢工[5]。 我们的任务是在此找寻「不变」,自1848年以来,每次革命风潮皆迫使属于雇佣劳动的无产阶级寻求和运用新的斗争方式。若今日的世界是由资本积累所主导,雇佣劳动则是其「沉郁的阴暗面」 […]

 
處於十月革命百年的最邊緣:我們所能斷言的1917年歷史遺産

處於十月革命百年的最邊緣 處於十月革命百年的最邊緣:我們所能斷言的1917年歷史遺産 Loren Goldner 1917那年常讓人聯想到俄國革命,但更為重要的是將此一革命置於自1917年至1921年工人階級的全球鬥爭浪潮(在中國則持續至1927年),該浪潮迫使自1914年至1918年的第一個帝國主義國家間的世界大戰為之終止。 這波浪潮包括自1918年至1921年德國革命、自1919年至1920年義大利北部的工廠占領、於1919年在英國出現的全國罷工潮、1919年在匈牙利的革命,和自1919年至1920年在法國的罷工、和自1919年至1923年在西班牙的罷工,乃至於1919年在美國的罷工。 此類鬥爭延續並擴大戰前美國的世界產業工人(IWW)所發動之風潮、及英格蘭、愛爾蘭、蘇格蘭自1908年至1914年的工聯主義罷工潮,1914年在義大利的「紅色週」,尤其是1905年至1907的俄國革命,在鬥爭中實際找出工人階級,從而將工人委員會和最重要的蘇維埃轉化成歷史議程,而凡此種種皆非理論家的產物。 以上所述僅只是歐洲和美國的浪潮。我們常忘了在1905年至1914年當時如同加劇革命的年代,這包括1906年的伊朗、自1910年至1920年的墨西哥、和1911年的中國,乃至於1909年在印度的一次起義。 該等在半殖民地與殖民地世界的鬥爭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仍持續,例如在1918年時爆發的日本米騒動,在中國騷動則長期持續,並於1925年至1927年達到高點,以及南非在1922年的(大有問題的)大罷工[1],1922年時,一群左翼軍官在巴西發動政變,鬥爭浪潮在土耳其則持續至1925年,[2]在伊朗建立的吉蘭蘇維埃(the Gilan soviet)共和國,乃至在阿富汗的左翼親蘇維埃政變。 我認為與Herman Gorter、Anton Pannekoek 和 Amadeo Bordiga等人物有關的左派共產主義者之德意志-荷蘭變形和義大利變形,是諸多反抗和革命中最重要的歷史遺產 前述二者變形的共同點是他們皆主張工人階級在西方獨立運作,並且不與擁有土地的農民結盟,此與在俄國造就雙元革命(dual revolution)的工人農民聯盟有別。俄國也有同意此一西方思潮者,例如以Gavril Myasnikov為首的工人團體。 (列寧(Vladimir Lenin)和托洛斯基(Leon Trotsky)兩人雖是偉大的戰略家,但他們的理論和慣常做法使得反革命有了起點,在此處評估列寧和托洛斯基的模糊角色只會不適切地使本篇短文長度加倍。) 在世界革命衰退時,左派共產主義思潮遭到俄國本位的第三國際長達數十年的霸權以及史達林主義擴及世界的反革命所埋葬,其中最具象徵者是1921年時克隆斯塔蘇維埃(the Kronstadt soviet)遭到鎮壓。工人階級至多只構成10%的俄國人口,而十月革命原非主戲,卻於新紀元中成了獨挑大梁的重頭戲。 在眾多思潮中,我必須加上羅莎.盧森堡(Rosa Luxemburg)的名字。 1919年1月Luxemburg遭殺害時還來不及定義 後1918年時與社會民主完全分道揚鑣的觀點。但她在1905年後就大規模罷工的書寫,和她棄絕國族主義,乃至於她批判政治經濟的二部著作,這些書寫在今日仍與當年一般切中時弊。更遑論世界大戰期間,她獄中書信所展現的卓越人道立場。 我難以苟同左派共產黨(如Otto Rühle)宣稱或其後宣稱布爾什維克革命自第一天起就是個資產階級革命。此一描述在1920年初期時逐步形成,1918年至1921年的俄國內戰時,西方左派共產黨炸毀替俄羅斯白軍運送武器與彈藥的火車。除了蘇維埃短暫的掌權,1917該年代表了俄國農民公社大量擴張,直至1930年史達林(Joseph Stalin)的集體化,該等公社掌控了俄國98%的領土。[3] 現在看來,前述這些名字和思潮至多如同存於琥珀的化石,他們猶如路標,在今日顯示最好的德意志-荷蘭左派和義大利共產黨左派(Bordiga追隋者)二者間可能的合題(synthesis)。(這涉及了完全認知兩個思潮的分歧。)這些元素中包括了蘇維埃,如地區組織中的工人、失業和退休工人超越個別工作場域中存在的分工,(Bordiga對葛蘭西 (Antonio Gramsci) 過於吹噓的工廠委員會的批判);工人委員會不過是蘇維埃的附屬物;描述1917年俄國「雙元革命」的理論,和堅持工人階級在政治上獨立於任何的「跨階級」聯盟。 我也較為傾向Bordiga對蘇聯「過渡至資本主義」(及其衍生物,如現今中國和越南)的描述。 這避免了不容置辯和就我看來較輕率的「國家資本主義」的名稱,同時也去除了托洛斯基者所稱的「工人國家」概念 就以上所述,我們並無一條延續正統的連貫主線以供現今參照,我們有的僅是大綱。新的國際合題仍在進行,這也是其中貢獻。 1917年鉅變後的百年 2017年時,從川普(Donald Trump)、普亭(Vladimir Putin) 、習近平、杜特蒂(Rodrigo Duterte)、莫迪(Narendra Modi) 、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阿薩德(Bashar al-Assad)、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之流的世界,談論緊接在後工人階級興起的世界,或許看似很「不當代」。 然而,要改變如此的沉默,我們只須審視亞洲每年急劇增加的「事件」(如「抗爭」),(在2016年時達到15萬件)其中包括數以千計的罷工,中國尤為如此,越南在過去10年曾發生3至4次的大罷工,在柬埔寨,罷工接踵而來[4];在孟加拉,女姓占絕大多數的紡織廠和製衣出口部門中,罷工和騷亂層出不窮,印度則有發生於馬魯蒂鈴木公司(Maruti Suzuki)的罷工[5]。 我們的任務是在此找尋「不變」,自1848年以來,每次革命風潮皆迫使屬於僱傭勞動的無產階級尋求和運用新的鬥爭方式。若今日的世界是由資本積累所主導,僱傭勞動則是其「沉鬱的陰暗面」 […]